细雨寄哀思

王鑫鑫

雷雨已悄悄远走,天依旧阴沉沉的。中元节临近的一个傍晚,父亲、叔叔、我和儿子,一行四人,去给我爷爷、奶奶上坟。

来到爷爷奶奶墓前,我的心情蓦然沉重起来。“爸,妈,我们来看你们了!”爸爸哽咽道。我的鼻子一酸,眼睛顿时被泪水模糊了。

我抬头望着满眼翠绿的柳枝,不由陷入对往事的回忆:每次吃饭前,奶奶都会满大街的喊我:“鑫鑫,还回不回家吃饭了?”爷爷则会用手抚摸着我的头,呵呵地笑着,看我狼吞虎咽地吃着他烧好的菜。可惜这些场景再也不会重现。

儿子又开始调皮,钻到我的怀里,和我打闹。以前,儿子也经常这样依偎在他太爷爷的怀里打闹。没想到现在阴阳两隔,爷爷走了,离开了他最疼爱的曾孙子,离开了他最亲最爱的家人们永远地走了。儿子和爷爷嬉笑打闹时的场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,我的眼泪不由得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。“爸爸,老爷爷坐120走了,怎么还不回来啊?”儿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,哗哗流了下来。显然,幼小的儿子还不知道去世、扫墓是怎么一回事。他对太爷爷的记忆,永远停留在急救车把他接走的那一刻。

那是2016年的7月6日,我正在教室上课,但总是心神不宁:难道爷爷的病情又加重了?我心里思忖着。课后我刚走进办公室,办公桌上的手机就响了,是爷爷打来的。

“工作还是那么忙吗?”“好好工作,不用老挂着我。”听着爷爷的笑声,我心里总算踏实些了。“以后好好听你爸爸的话,别老跟他犟嘴,你爸爸身体也不好。”我答应完爷爷,他就挂断了电话。

下节上课铃声还未响,父亲的电话就打来了。父亲的声音很慢,夹着一丝呜咽:“你爷爷的情况突然不太好,请假回家吧,路上开车慢点。”

放下手机的那一刻,我瞬时泪流满面。爷爷没事,爷爷肯定没事。在济南住院时,医生接连下了好几张病危通知单,不都照样没事吗?这次也一定会没事的。一路上,我在心里不断地劝慰着自己,但眼泪就像阀门失控的水龙头,哗哗地流着,怎么也止不住。

停车,跑进家门。我见到了闭着眼躺在床上的爷爷。爷爷嘴里吐着白沫,胸脯急促起伏,艰难地呼吸着。我在床头找到硝酸甘油片,想塞进爷爷的嘴里。可爷爷的牙齿紧紧咬合着,怎么也塞不进去。我伏在爷爷身边,不知所措。能做的只有不停地用毛巾擦拭着他的嘴角,任由眼泪在我的脸上流着。

院里的银杏树还是老样子,树上的鸟窝里已经有小鸟探出了头。爸爸对我说,开始爷爷精神还好,给我和两个姐姐,还有姑姑逐个打了电话。下床去厕所回来后,情况就开始急转而下。“你爷爷对我说,他想你奶奶了。”说到这里,爸爸的眼泪流了下来。“接着,嘴里就开始不停地嘟囔你奶奶的名字。才一会儿工夫,他往后一躺就昏迷不醒了。”

当邻居们帮忙把爷爷抬上救护车时,爷爷的嘴唇又开始翕动着。隐隐约约地,我听到了奶奶的名字。救护车走了,没想到这竟是永久的诀别。“爸爸,你怎么哭了?”儿子用他的小手给我擦着眼泪。“爸爸没哭,只是想你老爷爷和老奶奶了。”“哦。”“儿子,以后爸爸妈妈不在家,你一定要听爷爷奶奶的话。”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儿子用他稚嫩的声音,认真地答应着我。

不知何时,天空中飘起了细蒙蒙的雨丝,不远处的玉米地上方,笼罩着一层朦胧的薄烟。细雨落在脸上,凉凉的。就让这漫天细雨寄托我们的哀思吧!爷爷、奶奶,你们的亲人永远怀念着你们!

腾讯分分彩官网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腾讯分分彩官网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腾讯分分彩官网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腾讯分分彩官网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腾讯分分彩官网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